关灯
护眼
    夫君是个什么东西?

    虎妞一点也不在乎,能和主人单独相处,她开心坏了。

    妖圣们爱骂啥,就骂吧。

    主人都不在意,她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主人,狗链子拴好了。”

    封潇潇面无表情地一挥手:“走起!”

    于是,梵天秘境出现古怪一幕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走在前面,后面跟着一个胖乎乎的女童,吃力地拉着玄铁链,慢悠悠地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嗨哟!嗨哟!好肥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洗一洗,马上就下锅。”

    消息传播开来,场面十分火爆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!后面拴着一长串妖圣,什么状况啊。”闻讯赶来看热闹的人族,满脸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我没看错吧,那是银角大王?”

    “没错,银角大王我认得,那根大银角相当恐怖,我差点被他给顶死,想不到啊,他也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变天了!这是要挑起人妖大战吗?”

    梵天秘境,每千年开启一次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来找机缘的,正常情况下,不会和妖族拼得你死我活,特别是那些妖圣,最好还是不要得罪。

    封潇潇的行为,无疑是干破了底线。

    不仅妖族感到恐慌,人族同样感到了恐慌。

    云雀老巢。

    灌木丛丛,黄叶纷纷。

    万里晴空无云,风景这里独好。

    唧!唧!唧!

    无数云雀口悬枯枝,挥动着小翅膀,落在一株万年青藤上,然后扔下枯枝,欢快地离去。

    万年青藤上挂着个巨大鸟巢,一名玄衣青年倒背着双手,站在巨鸟巢上方,仰望着天穹,朗朗上口:

    “君子之道,辟如行远必自迩,辟如登高必自卑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!有道理!”

    玄衣青年的眸子晶莹剔透,闪着智慧光芒,他喜欢读书,特别是人族留下来的经典古籍,有益于开智通脑。

    谁说妖族不如人类?

    他,云中雀不服!

    他要成为妖族第一大儒,第一智者。

    云中雀正在读圣贤书,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突然,狂风大作。

    巨大鸟巢差点给掀飞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万里晴空出现了一道闪电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响,打中了鸟巢,着火了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云中雀大骂一声,忙去扑火。

    “狗屁君子之道!圣贤之道!”不和谐的声音响起,一只巨大的黑鸟展翅飞来,黑雾遮住了小半个天空。

    霎那间,大黑鸟变成了一名黑绒服青年。

    只见他双眉倒竖,脸色焦黄,雷公嘴黑得像涂了墨汁,不知情的人见了,还以为他身中剧毒,命不久矣。

    云中雀扑灭了火苗,看向黑绒服青年:“黑鸦,你越来越过分了,竟敢点我鸟巢?想打架吗?”

    黑鸦鄙视道:“真想烧了你鸟巢,早就烧了。”

    云中雀无语:......

    黑绒服青年名叫黑鸦,八重天妖圣之一。

    他和云中雀,向来不对付。

    每次见面不是吵架,就是干架。

    云中雀烦他烦得不行,却没办法彻底撕破脸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因为他们都是鸟族。

    黑鸦见云中雀不理他,全身妖气差点失控。

    他最烦云中雀这副云淡风清的样子了,明明是妖族,非要学人类,装什么装,真当自己是世外高人?

    “哼,我今天有要事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穿天貂被人族给抓了,你救是不救?”

    “有这种事?”云中雀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他的好朋友不多,穿天貂算一个。

    无奈的是,穿天貂与黑鸦同样相交莫逆,为了这个事,他和穿天貂最近正在闹别扭。

    好朋友只能有一个,怎么能分享?

    “他被抓了,关我屁事。”云中雀心里有怨气,言不由衷地说道,但眼神充满了担忧,出卖了他。

    黑鸦看得明白,嗤笑一声:“装什么装?老子虽然讨厌你,但你随便放个屁,老子都知道香不香。”

    云中雀抚额,真想用口水喷死他。

    瞧瞧,没文化多可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