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第79章族兵围城

    东门之外,旌旗之下,西浦土司洛加的亲弟弟洛真,正坐在一头大象背着的帅座之上,眯着眼养神,等待后头的消息命令。

    在大象的周围,乃是他带过来的四千西浦族兵,此外还有其他各族族民,一共超过一万五千人,皆奉他的号令!

    大象丈许余高,乃是为了登高望远,设置专门的帅座,帅座前有专门的御者,听他的命令驱使大象行动,旁边则站着传令兵,负责将他的将令传给站在大象旁边的领军将军。

    方才洛真已亲自远远观察过眼前这昆明城的东城门,城楼之上,朱明朝廷的龙族,军旗,还有代表沐英的沐字旗,还有一个瞿字旗,也是排得整齐,威仪颇胜。

    不过他却心里清楚,他们早就打探清楚了,整个昆明城中的明军,总共也不超过一万五千人,分守四个城门,每个城门都到不了四千人,就算沐英要重点防守东门,东门这边恐怕也超不过五千人,自己的兵力是明军的三倍!

    因此,他有必胜之念!

    洛真又回首看看自己这边,西浦部族乃是昆明左近最大的部族,胞兄洛加是最大的土司。这个“最大”,不仅仅是指所占的地盘最大,也包括了最多的人口,以至于这一次他们西浦部族就能拉出来八九千的族兵!而且各个都是青年军壮,无论是种田打猎,又或是与其他土司争夺地盘,最多也就与摆金、摆榜几个大部族打个旗鼓相当,其他的,从没败过!

    更何况,这个“最大”,还代表着他西浦族的族兵装备是最好的!

    其他部族的族兵,最多两成能够配备矛,剩下的都是刀,而且还只有四五成的人可以配备那种战阵上用的长刀,剩下的都只能是平常打猎时用的短刀。而他西浦族兵,配长矛的就达到六成!剩下的全都是长刀,根本没有短刀!

    还有弓箭,云南地处边陲,山多地少,生活在这里的族人,绝大多数过的都是亦耕亦猎的生活,弓箭本就是重要的打猎工具,几乎人人都会箭,就连许多年轻女族人,也都是射箭的好手。弓箭更是族兵作战最常用的武器,人人佩弓人人会箭,这倒并不算什么,可怕的是,大部分部族的族兵,用的弓无非也就是猎弓而已,轻巧,便于携带,但他西浦族的族兵,有四成都专门配备了那种“军弓”!牛筋为弦,硬木为把,连箭头都是精铁打造,足足比猎弓的箭头重了一倍!那是他西浦族专门从中原请了匠人,又从他西浦部地盘上的一个铁矿中炼出来的精铁打造的,分量沉,力道大,射得远,完全不是那些猎弓可比,乃是真正的军中利器!

    好吧,这种军阵上的事情,你们这些小土司们没见过什么世面,都不懂。你就看你们那些族兵吧,只有一半的穿着鞋,剩下的还都是赤脚。再看我西浦的族兵,所有的人都穿着鞋!

    有我西浦的精锐族兵,你们那些小小部族,小小土司,哪个不得看我西浦部的脸色?就算是这次一起举事的臻洞、摆金、摆榜三个大部,也都得奉我西浦部为首!我洛真,作为西浦部最知兵的人,率领你们这些部族的族兵,跟在我西浦部的后面,占领昆明,占领云南,再打到中原去!所有的荣耀,所有的富贵,都是我西浦部给你们带来的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洛真的内心充满着自信,也充满着豪迈。

    昆明城,等着我!洛真坐在高高的帅座之上,远远地看向前方的东城门,内心喃喃自语。现在,就等着哥哥洛加的一声令下了!

    ++++++++

    “嗒嗒嗒嗒……”一骑黑衣飞奔而来,是飞马传信,洛加的攻城令,到了!

    洛真信心满满地站起身来,高大的身影目视着前方,炯炯的眼神充满坚毅。

    洛真稳稳地举起右手,旁边的族兵立时开始擂起战鼓,再远一点地方的唢呐声发出响亮的旋律,原本坐在地上的各族族兵纷纷站起,列阵,开始缓缓地朝前行进,他们要进到离昆明城墙两里之地,直到双方的兵士都可以互相看清对方手中的长矛,射出的利箭,才会停止。

    这便是战阵!这便是对垒!这便是血与火的战争!

    准备攻城!

    ++++++++

    “禀朱大人,大帅有请。”朱文琅与丽娜二人站在东门城墙上,望着远处黑鸦鸦一片,正缓缓趋近的土司族兵,正感觉有些不知道自己该干啥的时候,忽听得身后有人叫道。

    朱文琅回过头来,却见是一个身着亲兵服饰的小兵:“侯爷叫我?他在哪?”

    “大帅在东城门楼的楼顶上,请朱大人过去喝茶。”小兵向后一指。

    朱文琅抬头一看,见是昆明城东门一幢高高的城楼,那城楼直接建在城墙之上,约有四五层高,四面皆是窗口,应是用来登高远望察看敌情的,本就应该是守城将军的指挥之处。

    “沐英还是不放心瞿郁,要亲自指挥守城?”朱文琅略有些纳闷,却也不言语,带着丽娜随那亲兵登楼。

    登上城楼最高一层,果见摆着几把椅子,几张茶几,角落里是一只炉子,一个亲兵正摇扇催火烧水。

    “文琅老弟快来,坐坐坐,丽娜妹子,你也坐。”见朱文琅上来,正大模大样坐在椅子上的沐英连忙招手。

    “老哥哥,你不是睡觉去了吗?这还是打算亲自指挥守城啊?”朱文琅笑道,坐到沐英旁边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指挥个屁!老子说把昆明城交给了瞿小子,那就是他的事了,老子不管!”沐英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这是?”朱文琅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睡了几个时辰,睡够了,估计一会还得吵得慌,没事干,叫你老弟过来陪我喝茶,顺便看热闹。”沐英喝了口茶,指了指窗口外远远可以看到的土司兵。

    朱文琅这下明白了,沐英依旧不想插手瞿郁的守城,却可以在这里,随时看着战场情况,若是真到了不可收拾的时候,也可立时接过指挥,挽回败势。

    “那瞿小将军何在?”

    “瞿小子?我把他赶到楼下去了,楼下两层,该怎么守就怎么守,没事不要过来烦我,咱哥俩喝茶。”沐英不以为意,给朱文琅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那正好,我对这军阵之类的事不懂,正好请老哥帮我解说解说,也让我能看明白些。”朱文琅也不说破,就坡下驴笑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光喝茶不热闹,咱们一边看戏,一边老哥我来给你讲讲,这东西,其实简单得很,无非就是你用什么招攻过来,我用什么招破你,和你们打架是一样的,说破了就全明白了——丽娜妹子,喝茶呀。”沐英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,好,多谢老哥了……对了,老哥,你就一个人在云南?贵公子怎么没陪在你身边?”

    “什么贵公子不贵公子的?”沐英不乐意了,一瞪眼:“那是你侄儿!你朱文琅是我兄弟,沐春沐晟他们几个,见了你得叫声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