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沐云歌裹着男人为她寻来的大氅,立在观外竹林边,仰头望月。

    冷风习习,竹林中一片萧瑟之意。乐文小说网

    她不禁裹紧了大氅,扭头看向身旁的人:“问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被楚元傲抓住的那个人,带领黑衣人行刺的首领,正是李家的侍卫统领。

    衷心有,也有骨气。

    只是不多。

    最终没能招架得住楚元傲的手段,一五一十全都细细交代了,

    “确是奉了李卫之命想要来灭口,毒药也是李卫给的。

    这上清虚原本就是李家为了掩盖家丑而筹建的,道姑里头有他们的人,刺杀之后放了人偷溜进来。

    那人倒也聪明,不动声色,瞅准机会说服了李幼薇,从而借刀杀人。”

    李幼薇的确是被蒙蔽,对自家母亲下的乃是牵机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,也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过程基本上都在意料之中,并没有什么好意外。

    沐云歌点点头,打算结束两人谈话,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如今寇氏这边已经谈妥,就等明日去驭灵道长那边问消息。

    回头跟乔枫一见面,便能回京。

    哪知楚元傲话锋一转,却又沉声道:“真是没想到,你手段还挺不错。李幼薇下毒害人是事实,虽说做法拙劣,但始终母女连心。你选择在这个时候胁迫寇氏让她就范,的确是好时机。”

    此前楚元傲拜访寇氏,对方深知他的来意,一直不肯答应相见。

    后来一系列事情发生,经过沐云歌单独留下一番商议之后,寇氏便松了口。

    他以为寇氏最终答应出面指证李卫,以宠妾灭妻为口子,撕开扳倒李卫的序幕,是因为沐云歌用李幼薇的性命作为要挟。

    清冷的月光下,楚元傲一脸欣赏的笑意。

    看着沐云歌的目光格外的亮,“真不愧是我看重的人,做事风格,极合我胃口。”

    面色认真语气诚恳,他说这话的时候,没有任何嘲讽的情绪在里头。

    是真心觉着,沐云歌这招趁人之危,用得极好。

    各人有各人的手段,有些事情,沐云歌原本并不打算再提。

    可此情此景之下,她突然就有些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当下微冷了脸色,假意呵笑道:“所以你便纵容刺杀发生,纵容上清虚死了那么多人?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话,楚元傲眉梢微扬。

    起初还有点诧异,很快便笑得坦然:“果然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,以你的聪慧,该是看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有刺客潜入栖霞山上清虚,依着楚元傲的敏锐,其实早就觉察到了。

    起初那会儿,沐云歌还曾怀疑过,这不过是他设的局,打算用点儿苦肉计。

    事实上,那会儿的楚元傲一再遭到寇氏的拒绝,的确需要想个法子打破僵局。

    李府的刺客,算是来得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他没有亲自安排,而是纵容了一切的发生。

    明知有刺客,明知他们来者不善,却选择静而不宣。

    纵容对方闯进上清虚造下杀孽,然后在最为紧要的关头,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摆平一切。

    从而换来别人救命之恩的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一上清虚的人,只有寇氏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只要保她不死,就算是小有牺牲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过程中牺牲谁,舍弃谁,都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这,才是真正的楚元傲。

    天潢贵胄之家本就没有多少亲情,他身为大皇子,从生下来的那一刻起,便挡了太多人的路。

    性情顽劣不堪也好,做事肆意张扬、为所欲为也罢,不过都是保护色罢了。

    骨子里的冷漠,才真正让人齿冷。

    这也是,他跟楚元戟最为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彼时,刺杀刚结束那会儿,不慎对上沐云歌的眼神,楚元傲便猜测,她可能已经看出了自己的计划。

    所以后来几天,故意避而不见,也是不想沐云歌因为这件事,对他产生隔阂。

    直到这女子瞅准机会,趁机拿下寇氏。

    所有的忐忑瞬间不见,楚元傲心情愉悦。

    是真正的畅意。

    就像那种猛兽遇见了同类,这个同类还是他看上的那种,心灵上的契合感。

    也让他孤独了多年的心,第一次有了期待。

    原来,是一路人啊。

    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靠了过去,直直去抓沐云歌的手。

    口中沉沉道:“其实华胥城也有许多不错的地方,虽然没有京城热闹喧哗,但却胜在自在。

    我也有意扩建,往后等你住进去,若是有什么想法,也可同我讲。

    我们一起,将华胥城做大做强,任他谁人都不能随意欺辱,如何?”

    初见是因为皮囊,因为好奇,才起了一二逗弄的心思。

    现在嘛,他是真的开始忍不住,要规划他们之间的未来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小女子,让楚元傲当真动了想要相伴一生的念头。

    岂料沐云歌稍稍后退,却是避开了他的动作:“不如何。”

    楚元傲这才察觉到她表情不对。

    浓眉微扬,“这是什么眼神?”

    他本就聪明,几乎眨眼之间便明白了沐云歌的意思,“你是介意我放任那些人滥杀无辜?”

    没什么温度地笑了笑,他眼底划过一抹暗芒,“你不也一样?”

    遭到对方自以为是的划分,沐云歌心底生出强烈的不适感。

    她端正脸色,盯着对方的眼睛,一字一句回道:“我跟你,从来都不一样!”χιè

    做人,得有原则,有底线。

    她不评价楚元傲的为人处世。

    也希望能请他,莫来沾边!

    况且,她是大夫。

    医者仁心这条准则,不论何时,何地,都不会变!

    这一夜过后,两人陷入了怪异的冷战。

    还是照常说话打招呼,可就连楚元胤都能感觉得出来,两人之间的气氛明显没有之前那么丝滑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天一亮,沐云歌便去了太晖观。

    临近午时,一只大鸟飞进了驭灵道长房内。

    正在跟沐云歌对弈的驭灵道长从大鸟爪子上取下一封信件,略略看了几眼,神情不太对。

    沐云歌顿时有了不太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果然就听到对方叹气:“恐怕要让沐小姐失望了,我师兄那边遇到点儿事,和小师侄在赶来的路上被耽搁了。

    可能得——半月之久。”

    “半月?”

    沐云歌失声。

    这么长时间,他们肯定是等不了的。

    驭灵道长也明白,又道,“师兄在信中说,若是你们等不了,可以先回去。待他处理完事情,师徒两个便直接去京城寻找你们团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