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平常在府中,颜芸极少穿长裙这样的衣衫。

    为了方便,更多的时候,颜芸都会选择一些干练的衣裳。

    虽然行事轻松了好多,但确实少了几分女子的韵味。

    俗话说,三分打扮,七分长相。

    这三分还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而今日,颜芸就换上了她甚少穿着的裙装。

    稍稍施加粉黛,便已经将她的美尽数展露。

    原本脸上还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意,但是在看到沈寒身侧的施月竹后。

    仅仅一瞬间,那抹笑意随之收敛。

    沈寒身侧,何时有过女子相伴。

    而且他那般秉性,也不会愿意其他女子靠近。

    “这位,就是尊者心心念念的”

    颜芸走上前,向着沈寒轻轻行礼,言语间,便提及施月竹。

    闻言,沈寒亦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施月竹,她就我以前提起的那人。”

    见沈寒提起自己,施月竹亦是向她致意。

    从踏入这里开始,颜芸的目光就一直落在施月竹身上。

    看来看去,无论怎么比,颜芸都确定自己比不过施月竹。

    即便是引以为傲的身材相貌,都差了施月竹一筹。

    说起施月竹,沈寒那坦然的言语,亦是让颜芸明白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不可能就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司徒家和郑家,之后还来捣乱过吗?”

    沈寒没有纠结那些,直接开口问正事。

    颜芸摇了摇头:“自从尊者你上次对司徒尘动手之后,他们那些人都吓到。

    不止司徒家和郑家不敢来,其他人来到我们城中,都不敢再惹事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寒一语说完,似乎也没有其他想说的事情。

    便告辞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没有多打扰。

    颜芸没有开口请留,她觉得自己也没资格请留。

    看着沈寒离开,颜芸只能在心中宽慰自己。

    沈寒帮自己已经够多了,自己不能渴望着,将世间好处都拿到。

    离开之后,沈寒和施月竹便坐上了行船。

    翻越这山北域高耸的山脉后,才算是正式踏入神州。

    神州共分内域和外域。

    但不管内域和外域,因为这高耸的山脉遮挡,气候都要温和好多。

    行船上,施月竹似乎有些所想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想到此,沈寒便寻了机会,坐到施月竹身边。

    “生气了吗?”

    施月竹摇了摇头,抬眼望向沈寒。

    “不是生气,只是心头觉得有一道堵塞。

    虽知道你之心意,但想着你被其他女子惦记,倒也很难大度”

    面对沈寒的询问,施月竹没有想着遮掩,很坦然的将自己心中所想托出。

    “那我以后会尽可能的注意,与其他女子保持应有的距离。

    不让你心中不悦。”

    对于沈寒的答复,施月竹却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必这般,这是我心念所想的问题。

    太过刻意,倒是影响与其他人的正常相交。”

    心中吃味,能说出来便好。

    对于沈寒而言,只要不让自己猜就行。

    明明生气,开口询问,偏又是摇头不语。

    这可能才是最难的。

    不将心中气结一直藏着,其实很难闹矛盾。

    疏通远比堵塞有用。

    “我们此行,直接前往天剑宗。”

    施月竹知道,沈寒其实是星辰塔宗门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不先回一趟星辰塔么?”

    “余愁宗主已经在天剑宗等我们了,所以,让我们就直接前往天剑宗宗门。

    说是让我们一次,将他和余忧前辈一起看望.”

    闻言,施月竹亦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两位前辈,确实很看重你~”

    施月竹轻言说着,沈寒的神色却稍稍显得严肃。

    “月竹.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,苏今雨,她也在天剑宗.

    你要见她么.”

    沈寒轻声问道,两人之前,曾是亲密无间的师徒。

    即便是沈寒对苏今雨有些怨,但也知道她对施月竹的情谊是真。

    想来,以前自己和她交谈之间,她在提起施月竹时,常常都会道一句师尊。

    虽然现如今拜入天剑宗孙堂主门下,但是心头可能还是一直念着施月竹的。

    听到沈寒这般问,施月竹也是秀眉紧蹙,心中思量,却很难立刻做出决断。

    沈寒也没有催促,任施月竹自己思量。

    天剑宗处于内域,那便是这行船一刻不停,也要好几日才能到达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,足够留给施月竹思量。

    神州之地很大,越过山北域之后,更能看出神州的宽阔。

    相比起大魏这般强盛的国度,神州之地因为宗门林立,没有形成大一统。